花语

  我家的海大星又开花了,我在今日头条里炫耀了一番。

  说是海大星,其实是多肉植物。因为其身形有棱有角,盘根错节而有理有据,其花开得也不规整,像海星,我就喊其海大星。

  我惊讶其安静地怒放,宛如很多时候我站在阳台上的发呆,有时安静地令我自己束手无策,一再重复发呆。

  咖色与黄绿相间的花儿,开得很认真,像雪花簌簌而落或纷纷扬扬地飘荡,花瓣有弧度,与葵盘的圆大相径庭,盛开时极尽舒展如打开的盒子,凋谢却又独树一帜,慢慢合上打开的心扉,把自己包裹严实,而后脱离枝头,枯萎,掉落。

  无法描述其海大星的特立独行,花开花落一点也不顾及养花人的心情,与春天也貌合神离,想什么时候盛开全由着自己,太有个性了。很多次,我的注意力与心思被海大星吸引时,我只能如此安慰自己。

  其实,海大星在我家盘踞好几年了,我只是记得了才特意浇水,没有施过肥,它们隐藏在某个盆花背后,长势不好不坏,生长得自我又随意,发新芽,枯旧枝,也没有引起我的特别注意。

  这次,我之所以认真面对,还是由于发呆抽身的瞬间瞥了一眼,目光被吸引,好奇海大星居然长出扁扁的花苞,便取了手机拍照片,并开始留心花开的时刻。

  海大星的花期较短,虽不及昙花匆匆的花开花谢,但感觉还是仓促了一点,我还没有过一把花开高兴的瘾就谢了。

  海大星生长得很给力,很茂盛,许多嫩枝举着双手抓取阳光。一部分生长得有滋有味,一部分在悄悄枯萎。与阳台上的那些花花草草一样,海大星或繁茂或枯萎,要么突然袭击给予惊喜,要么期望的目光一直随生长的花苞生长,总之小欢喜贯穿在生活的始终。

  如此说来,生活中一切的繁茂或枯,其实都大相径庭,或锋芒毕露或默默无闻。

  有时,结束站在阳台上的发呆,抬眼或转身会瞅一眼那绿苍苍或嫩闪闪的海大星。老枝闪着绿灰,新枝则嫩得能掐出水,而且一片簇新。

  于是,我会梳理头发一般,摸摸海大星的娇嫩。是的,海大星是娇嫩的,娇嫩得我稍不小心,它的胳膊腿脚会掉下来,唯有用我能感知的生命之轻,轻轻碰触,轻轻为其拔去杂草。

  有次,不小心,尽管很轻,还是掉了一枝。我把掉落的肉枝插入另一花盆,以为跟别的植物一样会扎根,孰料没几天便蔫了。

  又有一次,手闲,平白无故地去拨拉肉枝,也是不小心碰落了一枝,随手插在芦荟花盆里,然后忘记,偶尔记得去看时,那根肉枝居然扎根,生长得可人。

  又有一次,我刻意掐了一根肉枝,插在花瓶里,试图水培。因为害怕肉枝在水中烂根,所以时刻关注,从最初的毫无变化到生出白色的细根,我惊讶海大星的适应性,盆栽或水培居然都可以。

  其实,花儿都是可以水培也可以盆栽的,我家的花儿我都试过,当然也有失手的时候,皆大欢喜居多,我先是水培然后移入花盆,那样成活率高一些。

  兰花、君子兰、绿萝、海大星、鸭掌木、芦荟、蟹爪兰等等,水培而后盆栽,一切顺理成章又言之有序,让我家阳台葱绿一片。

  花花草草像团洇开的绿墨,浓绿、深绿、浅绿,每一滴都有阳光的故事,海大星滴着浓绿与浅绿,四季如此。

  海大星也是我家阳台上的诗和远方,我的文字有时就是一盆海大星,我自己都无法碰触那些肉枝。

  面对很多硬伤,我表现得很好,毫不理睬,然后想象远方及更多的人事。

  人生的园囿里,花团锦簇或形影相吊,都是精致的景致。欣赏或孤芳自赏,都是园中的风光。海大星在孤芳自赏。

  我是过客,我是路人。海大星与我,是各自生命里的过客与路人。

  凡人凡事,凡花繁花,都在各自的轨道上生长盛开。我也在生长,我的文字也在盛开。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
简 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_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会员注册 | 网站纠错

威尼斯人平台_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

本网举报电话:0943-8305617 举报邮箱:gansudaily@163.com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2808257)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(甘新办6201009)| 备案序号:陇ICP备08100227号-1

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:白银日报·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