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的浆水缸

? 人到中年,喜欢回忆往事。我时常想起的是母亲的那口浆水缸。
? 浆水缸是母亲从天水老家带来的,显得土气憨厚,但是它实用。每当揭开缸盖时,一股沁人心扉的酸香气扑面而来,再昏闷的头也会因为闻一闻喜欢的浆水而清醒许多。
? 浆水是用蕃白菜擦的,酸气非常正宗,上面漂浮着星星点点的白花,将缸内的浆水用两根大筷子搅搅,菜多水少,我从小是吃这缸浆水酸菜长大的,直到入伍当兵和参加工作,总是忘不了那口浆水缸。过去的艰辛,现在的欢快,甚至是笑声也总是联系着那口浆水缸。工作后的我总是忘不了成长途中的这一点点癖好,所以每次回家前,总是提前打电话给母亲,拐弯抹角地提醒要吃浆水面。
? 母亲就如那口浆水缸,只是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儿女们的快乐。它的口还是张得那样大,就像母亲宽广的胸怀,包容着儿女一样。装着各种各样的菜类,满腹浆水供给儿女们的欢笑,快乐的团聚享受。可以说浆水缸伴随着我们姐妹的童年、伴随着我们儿时的快乐,也伴随着母亲的寄托和希望,直到在不知不觉中几个娃娃都长大和走出家门。
? 对于我们家,最困难还是包产到户那几年,父亲在外地工作,母亲一个人带着年幼的几个孩子,母亲一个妇道人家到地里前前后后干不了什么活,还要先把家里的几个娃娃照顾好。尤其是地前有口井,又离河边不远,虽然干着活,心还是不能放下。好在父亲定期寄钱回来,买个油盐,看个病,还能办点事。时不时还从城里带来些包米面及家中日用品,起码在心里宽慰许多。
? 更让母亲难心的是,白天地里忙乎一天,到天擦黑时,回家做饭烧炕,吃完饭还要给娃娃缝缝洗洗,上学的,还要把第二天的饭准备好,紧赶慢赶就到深更半夜了,尽管睡下后已腰酸背疼的,但第二天还要早起。
? 那口浆水缸是无声的,但在内心,装的不光是酸酸的浆水,也装着母亲的心酸和苦累。冬去秋来,西北农村传统的两缸腌酸菜已吃完,母亲的浆水缸就又开工了,开春后,要到地里挖苦曲菜,再晚些,就要等到掐苜蓿牙,到夏天时,地里的各种野菜也多,在母亲辛勤的呵护下,那口缸总是丰满的、充实的,它的味道也是十足的。母亲的心,随着季节,也伴随那口浆水缸和熟睡的儿女。母亲也如那口坚实、沉重的缸,心底很沉重,口张得很大,什么话也说不出口,但她把什么都记在心底,变成一个坚强、稳重、勤劳的女人。
? 但有种希望在她心底越来越明显,如缸里浆水每天每顿吃,被舀光,那各种各样菜叶露出来,她看到未来的希望。她自豪地对人讲,几个娃娃中难免出一个什么乡长、县长的,说不准将来出个更有出息的呢!
? 随着家里户口的农转非,母亲的那口浆水缸也随着一家人来到了父亲工作的地方——刘家峡电厂。虽然地方变了,但不变的依旧是家乡的味道。那口浆水缸比以前更沉重,更大方,憨厚、朴实的母亲如浆水缸一样让人善待,也有了新用途,除每天招呼着自家用外,还要供应左邻右舍的邻居和熟人,来个亲戚朋友,一提起吃浆水面,自然想到母亲的那缸又酸又香的浆水,是地道的天水味道,不但是清香,还有秦州人的宽厚和淳朴。
? 左邻右舍来家里要浆水,母亲根本就不在乎这点事,母亲说,无非就是多买点菜,费些火、水什么的,但心里却高兴得很,这么多人从我家要浆水,这是看得起我们一家人,辛苦些也高兴,走在街面,这个招呼,那个点头,人就活个人气旺!中国人呀,讲的是义气精神,讲的就是个人气。
? 母亲的浆水缸自从农村进入城市后,人气就旺起来,东家要,西家送,一缸平平淡淡的浆水把一片人气搞活啦,把平常的磕磕碰碰的过节消除啦。和谐不仅是个原则,而是酸甜苦辣的和谐,更是柴、米、油、盐、醋的总和。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
简 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_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会员注册 | 网站纠错

威尼斯人平台_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

本网举报电话:0943-8305617 举报邮箱:gansudaily@163.com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2808257)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(甘新办6201009)| 备案序号:陇ICP备08100227号-1

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:白银日报·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