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的新衣

  一晃就到了知天命之年,有一日突然想起,这么多年来,仅给父亲送过两次新衣,一次是在我结婚时,一次是在去年深秋。

  父亲长年在泥土里劳动,记忆中那深蓝色衣服总褪成灰白色,缝缝补补穿了又穿,低矮、风湿严重导致变形但很坚实的身体跟在黄牛身后四季跌拌不息,地里出产的一点收入都供我读书了,平时庄头邻居,亲戚来往花销样样不能少,他哪有余钱舍得给自己添一件新衣呢。

  秋季大学开学期到了,看到别人家孩子不断收到鲜红烫金的录取通知书,倾注了半生心血的儿子却最终录取无望,父亲穿着烂肩补丁的旧衣,狠狠地抽打着耕牛,扛起犁到了山里。

  我决心改变家道的困境,他已无能为力。第一年从宝鸡打工回来,无技术资金、不谙世事的黄毛小子,被城市的坚硬碰得无所适从,决心从家里起步。于是自己动手,从丈八高的黄土崖上挖修出一顶烤烟楼来,那一年我硬顶着父亲的反对种了三亩烟叶,请人指导、学习订阅烤烟技术,出炉的烟叶黄澄澄的,品质还算行,可是在缴烟时,烟站上烟叶堆积如山,价钱大跌,三亩烟共卖了380元,贴赔得没眉眼了。我连架子车也不想要了,父亲用旧衣袖子抹着一脸的汗水,瞪着我,咬着牙齿训道,灵醒了么?还再种烟么?

  本来想,等卖了烤烟,上馆子里好好犒劳一下父亲和我,结果连碗炒面也没敢吃,看着烟站旁边的贩子们大嚼着蒸鸡肉,直咽口水。

  我要结婚了,钱交给母亲备添彩礼,留下五十元,从乡集上给父亲扯了一身黑里带雪丝的咔叽布,找裁缝做了一身新衣。他养活我二十几年,人前的体面他应该有。

  年近六旬的父亲,头一次穿上了儿子送的新衣,那衣服上身带着时兴的四个明兜,父亲的罗圈腿把笔挺的裤子撑成了两个弯括号,他佝偻着腰身,背着手在土院里走了几个来回,染一点灰尘两只袖子互拍一下,像清廷朝见的大臣。

  母亲说,看把你爹高兴的,新衣服一穿人都精神了。他特意走进庄里,吆喝着蹒跚着走上大路跟集去了。

  我做新郎的那天,父亲就穿着那身新衣忙忙乱乱地招呼亲朋好友,皱纹里刻满了欢喜。记得那是冬天,有老人那桌酒席安在大炕上,父亲艰难地上了炕,坐在被子顶上,他腿疼,弯不下去,走亲戚家也常是这样,总是坐得高出别人许多,像个部落首领。

  亲事一毕,他就脱了新衣,叫母亲收拾了去,说是平时穿着太可惜。他继续穿上往常的旧衣,夏天单穿,冬天套棉衣,袖口处因饲喂牲口,在牛槽边上磨出了烂布絮,耷拉在手背上,经常见他吃饭前用树皮一般的硬手,往上扁袖口。

  那个三伏天,他还是老旧衣,我给他买了件新衬衫。他说,热了热千家,冷了冷个家,穷汉怕冷不怕热,富汉怕热不怕冷,别买了。于是,他穿着我打工时穿过的旧衬衣,带着港澳胸标的短袖,胸兜前还别着一支未去掉的圆珠笔,黝黑的脸孔,杂乱的胡子,灰白粗硬的头发,不合身份的制服衬衫,倒像是个田间老农科专家。我说这西领短袖是的确良料。他说,嗯!凉,穿上的确凉。

  衣服很旧,甚至很烂的父亲嗓门却大,去街上单位办事,说话声如雷吼,别人总会以为来了个闹事的。他说,“将上堂,声先扬,咱们这脉气的人都是高嗓门,话要说醒,鼓要敲狠,怕啥。”事实上他骨子里最优秀的一点就是这种不畏权势、讲公正、自信坚强的品质。

  一年夏天去交公粮,长长的队伍在日头下精光光地晒着,验粮人被人走了后门,掺了票,轮到父亲跟前却跳了过去,汗流满面的父亲三下五除二就跟他们喊叫在一块儿,我们小孩吓得躲在粮车后面担心他们打起来。庆幸的是父亲的粮车还是被按照排序检验过级了。否则,一大车沉麦子又得汗流浃背拉回去。回家路上,父亲敞开着胸膛,划丝的破旧衣衫肩头露出晒黑的肩胛,衣领衣背上汗水渗出了一圈又一圈的汗渍。他说,怕啥,男人要有骨气,邪不压正。后来从世界工人运动史中学到“民主和自由是争取的,不是乞求的”,真敬佩起他来。父亲没文化,不识字,但文化不是每个人的标签,只要一个人的行为在文化的范畴里,影响着子女,熏陶着环境和家庭,也就是平凡中的伟大。

  回想起念书时极度的叛逆和对父亲的反感,以及后来与他格格不入的脾性,没少顶撞他,甚至针尖对麦芒地发泄自己失败透顶的情绪,真伤透了终生旧衣的老父亲。把他的“早起一时,松和一天”“勤是摇钱树,俭是聚宝盆。”这些早听出茧来的唠叨当作了耳边风,在以后自己细碎的烟火间,操持家业的普通日子里,才真正读懂了父亲不穿新衣的艰辛。

  日子好了,父亲却早早地走了,去父亲的冢前送寒衣,我给父亲买了第一身黑色西装,配一顶黑礼帽,平跟皮鞋,这是我第二次给父亲送新衣,看着父亲的新衣瞬间化灰而去,心想,他收到,又该是多么欣慰。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
简 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_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会员注册 | 网站纠错

威尼斯人平台_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

本网举报电话:0943-8305617 举报邮箱:gansudaily@163.com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2808257)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(甘新办6201009)| 备案序号:陇ICP备08100227号-1

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:白银日报·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