融化不了的父爱

  父亲的爱,像母亲纳的千层底,感觉特别厚实。

  从小在农村长大,印象中夏天里最好吃的要数冰棍了。那冒着白气的冰棍,拿在手上感觉凉凉的,舔一口,炎热的夏天变得又冰又甜。

  儿时的暑假,我们常常坐在村口的歪柳树下,期待着小贩来村里卖冰棍。但小贩也不常来,我们对冰棍就格外想念。有次我发烧了,嘴唇干得厉害,特别想吃冰棍。头又痛又晕,渐渐睡着了。迷糊中感觉嘴巴甜蜜蜜的冰凉,情不自禁地舔了几口,睁眼一看,父亲正拿着一根冰棍儿去碰我的嘴巴。我一把拿过来,那对当时的我来说是多么奢侈。我极其认真地一口一口舔着冰棍儿,舌尖上冰凉冰凉的。父亲笑着说:“好吃吧”我只是“嗯”了一声,没顾上多说就继续沉浸在冰凉世界里。后来,我的脑海里常常浮现一幅画面:父亲顶着烈日,把自行车骑得飞快,即使衣服湿透也全然不顾,因为他小心地揣着还没来得及融化的父爱。

  父亲手巧,除了庄稼侍弄得好,还常常为我做一些手工。木枪、木刀,都被我玩坏了几把。一把檀木做的弹弓,“子弹”飞得又远又快,很是让小伙伴们羡慕。最让我骄傲的是父亲精心做了个保温箱。这是父亲托人在街上捎回的泡沫箱,里面密密地缀上几层棉花,箱子外面还裹一层布床单。有了这个冰棍箱,我们吃冰棍就从容许多了。买回的冰棍,小口小口地舔了会儿,舍不得多吃,就放进冰棍箱保存一会。于是,一根根拆封的冰棍,又放进了箱子里,细细地盖上一层毛巾。出去玩半天,心里不时还想着冰棍。回家急急地打开,还是完好无损,拿出来冒着冷气呢,那感觉既神奇,又幸福无比。父亲偶尔上街,常常骑着他的永久牌自行车,驮着自制的冰棍箱,帮我们带回些冰棍。那些冰棍乖乖地躺在箱子里,一点也没有被融化,呈现出好吃的模样。

  长大后,每逢夏天,常常想起冰棍往事。尽管很少吃冰棍,但依然眷恋那份特别的味道。我知道,每根冰棍,都藏着童年甜蜜的回忆,还有那融化不了的父爱。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
简 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_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会员注册 | 网站纠错

威尼斯人平台_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

本网举报电话:0943-8305617 举报邮箱:gansudaily@163.com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2808257)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(甘新办6201009)| 备案序号:陇ICP备08100227号-1

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:白银日报·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